Archive for June, 2011

古文觀止: 為將五德 – 孫子兵法

Thursday, June 30th, 2011

在公司中作管理的, 和孫子所謂為將之道
其實也相去不遠吧

來自

http://www.talkingwar.org/post/78.html

=====
“信、仁、勇”是對品德的要求,“智、嚴”是對才幹的要求,歸根結底,軍官就是要德才兼備。“智”為“五德”之首,是軍官最基本、最重要的素質,貫穿於始終,“信”、“仁”更多具有柔的一面,“勇”、“嚴”更多具有剛的一面,剛柔相濟,兩手都硬,才能在軍內軍外展現將帥風度。

智——軍官要擁有豐富、廣博的科學文化知識,上知天文,下曉地理,中通人事;要有政治意識、戰略眼光和全局視野,明確軍隊和自身的角色地位,知進退,識榮辱;要熟悉本國、本軍的情況,還要掌握敵國、敵軍的情況,做到知彼知己;要在平時未雨綢繆,戰時胸有成竹,急時也能夠“眉頭一皺,計上心頭”;要做到識權謀,懂變通,敵變我變,敵不變我也變。

信——人無信不立,軍無信不勝。要自信,樹立大無畏的英雄氣概,激發英勇頑強的戰鬥精神,堅信用我必勝;要忠於國家,忠於人民,永不背信棄義、變節投敵;要樹立威信,信賞明罰,言行必果;要官兵同心,團結協作,患難與共,同進共退。

仁——所謂止戈為武,軍人不是好戰者,而是和平的守護神,要心系蒼生,心憂黎民,在戰爭面前慎之又慎;要愛護士兵,尊重他們的人格和權利,與他們同甘共苦、休戚相連;百姓是軍隊力量的源泉,要愛護百姓,不擾民,不欺民,成為人民利益的堅定捍衛者;要愛護敵國百姓,這既是人道主義精神,也是一種軍事策略,得民心者得天下。

勇——是“武臣不惜死”的態度,是“馬革裹屍還”的精神。兵熊熊一個,將熊熊一窩。在冷兵器時代,兵對兵、將對將進行廝殺,將帥勇不勇起關鍵作用,一旦將領怯懦逃跑,或者戰敗被殺,則群龍無首,敗如山倒;狹路相逢勇者勝,這是戰鬥意志、軍心士氣的勝利;現代的軍官很少直接面對面廝殺,勇敢更多體現在心理素質、戰鬥精神上。

嚴——自律要嚴,不擺架子,不搞特權,律人先律己,正人先正己,做好表率;貫徹上級的決策指示要嚴,自覺服從組織,服從大局,不圖私利,不講價錢,不打折扣;治軍要嚴,嚴紀律,嚴訓練,嚴是烈火,嚴才能鍛打出好鋼,平時多流汗,戰時方能少流血。

軍官具備“五德”,還要把握一個度,過和不及都是不行的。智不及是蠢,過則詐,詐是小聰明,成不了大氣候;信不及是奸,過則迂,迂腐之人不堪一擊;仁不及是殘,過則溺,溺兵是一群烏合之眾;勇不及是懦,過則莽,莽是逞匹夫之強;嚴不及是弛,過則暴,暴必然會激起反彈甚至兵變。

古代的將領多半孔武有力、驃悍矯健,身體素質自然不在話下,故而孫子沒有特別提出對身體素質的要求。但我們今天卻不能忽視。未來戰爭戰場環境複雜多樣,對抗強度大,速度和節奏快,對各級指揮員的身體、心理素質的要求很高。各級軍官,不管握筆,還是持槍,不管在前線,還是在後方,(也許根本就分不清前線後方)首先要有強健的體魄、旺盛的精力,才能經受住任何考驗去爭取勝利。

光影實驗室

Tuesday, June 28th, 2011

最近開始學習攝影
有空大家交流一下